徕卡体视显微镜是考古学利器

在巴勒莫 Capuchin 修道院的地下墓穴中:

德国研究团队研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木乃伊群

长久以来,为死后亡灵寻找寄托和归处都是深深扎根于人类内心深处的执念。16 世纪末,意大利巴勒莫 Capuchin 修道院的修道士开始对尸体进行防腐处理,以达到肉身不朽的目的。如今,这家修道院的地下墓穴深藏着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木乃伊群。一只由德国研究人员组成的跨学科研究团队,出发前往巴勒莫,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探究这个令人着迷的木乃伊群。他们全副武装,其中一件重要工具就是徕卡的体视显微镜。

夜间工作

两名法医生物学家 Mark Benecke Kristina Baumjohann,以及一名考古学家 Jörg Scheidt Capuchin 修道士之邀,来到此地,花费了一周时间研究木乃伊的保存状态,并搜集有关这些木乃伊历史背景以及制作过程的资料和信息。由于该地下墓穴白天是对外开放的,而且收取的门票费用是修道士收入的重要来源,因此,研究人员们白天无法工作,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能开始激动人心的研究工作。

身处 Capuchin 修道院地下墓穴的跨学科研究团队:Jörg Scheidt(左边第二位),Mark Benecke 博士(中间),Kristina Baumjohann(右边第一位),以及他们的同事 Benjamin Trapp(左边第一位)。

 

凝灰岩制成的木乃伊制作室

Capuchin 修道院的修道士们从南美和北非的传教之旅中修得了木乃伊制作技巧。刚开始,他们只是将巴勒莫的已故教友制成木乃伊,具体步骤如下:首先,将尸体放在凝灰岩制成的木乃伊制作室中干化。凝灰岩上有非常多的小孔,因而能够吸走大量水分,法医生物学家 Mark Benecke 解释道。这些尸体需在木乃伊制作室存放 5 8 个月左右。然后,再将这些尸体移到阳光下晾晒,进一步干化,最后用醋清洁尸体。

第一具按照上述方法制成的木乃伊仍然保存至今,这具木乃伊是死于 1599 年的 Silvestro da Gubbio 教友。从 18 世纪末开始,巴勒莫的当地贵族也都希望自己死后能保持肉身不朽,还可以向后世人展示。要完成上述心愿,必须资金雄厚,才能选择地下墓穴作为人生旅程的最终休憩所:1837 年,一名成年男子的费用为大约 12 盎司黄金,相当于现在 55000 欧元左右。

根据职业对木乃伊进行分类

地下墓穴中的木乃伊按照特定标准进行分类,而地下墓穴中的廊道也是按照职业划分的,针对修道士、牧师各有一条廊道,而对于医生、教授、政客和官员等职业则各有不同廊道。女性需要使用单独的通道,在通道中有一部分是专门为处女保留的。在另外一个单独的房间内,令很多游客感到惊恐的是,这里有 38 具不同年龄段男童和女童的木乃伊。

法医生物学家 Kristina Baumjohann 的研究重点是观察昆虫痕迹。不要指望木乃伊能变成巴勒莫地下墓穴中的骸骨,她说。木乃伊面部上的孔口表明尸体曾经遭受昆虫的侵袭,例如,蛆虫洞。这名生物学家收集了她在木乃伊上发现的所有昆虫片段,等她回到实验室后,会将这些昆虫片段放在体视显微镜下进行观察。  

很多木乃伊的状态都不是很好,”Mark Benecke 博士说道。

考古学和法医学方法

考古学家 Jörg Scheidt 采用了一种与两位法医生物学家完全不同的方法。他的目的是记录木乃伊的现状,并尽可能多地寻找有关这些木乃伊背景和起源的资料。Scheidt 的研究受到阻碍,因为很多能够提供信息的死尸都曾因火灾和洪水而遭到破坏。他还对经过防腐处理的尸体重新更换的衣物纺织品进行分析,因而收获了大量信息。经过防腐处理后,很多木乃伊都是在礼拜天被穿戴一新的,这位考古学家解释道。有时候,亲属们也会来到地下墓穴,为木乃伊更换衣服。”  

这两位法医生物学家还希望找出木乃伊的破坏程度,以及破坏的原因和过程。在 Capuchin 修道院的地下墓穴中,木乃伊的保存温度为 25°C,相对湿度超过 80%这种温暖和湿润的环境并不理想,”Benecke 说道。储存条件可能是导致有些木乃伊状况不好的原因之一。但是,木乃伊的现状差别惊人,有些木乃伊几乎只剩骸骨,而有些则仍有大量的组织甚至毛发。这可能是因为它们的储存方式不同,因为修道士们多年以来改进了技术。

世界上最美丽的木乃伊

毫无疑问,世界上保存最完好的木乃伊就是罗莎莉亚 (Rosalia Lombardo) 了,它也被称为世界上最美的木乃伊。1920 年,这名 2 岁小女孩死于西班牙流感。实际上,巴勒莫政府早在 1881 年就已经明令禁止在 Capuchin 地下墓穴实施土葬了。但是,Rosalia 的父亲是一名非常有影响力和富有的将军,痛失爱女的绝望,令他用尽一切权力,力保自己心爱的女儿能够肉身不腐。很多年过去了,科学家们对于这位小女孩尸体的防腐方式仍然非常困惑。后来,人们在著名尸体防腐者 Alfredo Salafia 的住处找到了一本手稿,这本手稿揭开了谜团:Rosalia 的血液被换成一种混合物,在这种混合物中,甘油、富含硫酸锌和氯化物的甲醛以及水杨酸各占三分之一。这具著名的木乃伊如今躺在密闭的棺材中,保证它不受环境条件的影响。   

罗莎莉亚 (Rosalia Lombardo) 木乃伊被称为世界上最美的木乃伊。1920 年,这名 2 岁小女孩死于西班牙流感。

昆虫群落会立刻侵袭新鲜尸体

在科学家们对 Capuchin 地下室的研究工作告一段落之际,他们回顾了这个精彩一周的辛勤工作成果。法医生物学家 Kristina Baumjohann 此次检查了超过 700 具木乃伊。这些木乃伊中,几乎有一半都存在昆虫痕迹,她解释道。这就表明很多尸体在进行防腐处理前,就遭受过昆虫的侵袭。返回科隆实验室后,Baumjohann Benecke 利用 Leica MZ 12.5 体视显微镜对这些昆虫片段进行了检测。显微镜检测证实了他们的推测:很多新鲜尸体在制成木乃伊之前就遭到昆虫群落的侵袭,我们推测遭受昆虫侵袭的时间可能是尸体放在地下墓穴之外和户外的时间。仅在特殊案例下,才会采取木乃伊化手段保存尸体。我们在木乃伊上发现的昆虫大致可以分成两类:典型死后侵袭的昆虫,以及教堂停尸处的昆虫,”Baumjohann 解释道。

Mark Benecke 站在一副棺材前,他被允许开棺对里面的木乃伊进行进一步检查。


这位法医生物学家和他的同事 Kristina Baumjohann 采集了样品,并将样品带回实验室,放在 Leica MZ 12.5 体视显微镜下面进行观察检测。

这只研究团队的目的是保护尸体,防止其进一步腐烂。

腐朽对历史遗迹产生威胁

这位生物学家把她在项目中的工作,当成自己人生中非常宝贵的经验。这是我第一次获准对木乃伊进行研究,非常有趣。与同事们的团队合作非常有价值,我也乐在其中,我们都彼此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一直都很喜欢跨学科研究团队中的氛围,因为这将是一次非常独特的机会,我们将各自零散的知识拼凑成一张宏伟蓝图,同时,还能够拓展所有人的视野。在修道院工作时,看到修道士如此信任我们以及我们的工作,我也非常感动。

Scheidt 用相机拍下了每具木乃伊。他总共拍摄了 1100 张照片,他会将这些照片呈现在公众视野之中。如果算上那些躺在墓碑下面棺材中的木乃伊,那么,总数将超过 2000Scheidt 说他在巴勒莫的经历永生难忘:在地下墓穴的工作经历简直不可思议,整座历史遗迹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参与这个项目必将成为我永生难忘的回忆,尤其是我还有机会与如此杰出的科学家们共同合作。但是,地下墓穴的现状也令我担忧。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这座历史遗迹和这些木乃伊,嗯,还有许多的工作要去完成,这位考古学家直抒胸臆,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修复木乃伊的渴望

这只研究团队希望能够继续进行研究工作。但是,他们还需要更多的检测设备。Scheidt 说:我们希望通过修复木乃伊和修道院,将所有的信息串起来。但由于这是一个重大项目,我们需要更多的支持与帮助。没有巴勒莫大学的帮助和大量资金支持,如此规模的项目将遗憾地变成空想。但是,我们不会放弃希望。

Copyright © 2009-2010 junyitech.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18169号